創紀錄!超1200億債券“暴雷”,最危險的29只個股

時間:2019年12月03日 07:18:50 中財網
  潮水褪去,才知道誰在裸泳。

  2019年,依然是退潮的一年,“裸泳者”依然不在少數。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來已有157只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已高達1213.51億元,雙雙超過2018年全年,再度創下近6年來的新高。


  且,156只違約的債券中,有50只債券主體涉及到上市公司,占比超過32%。

  同時,與2018年違約潮相似的是,民營企業依然是債券違約的“高危地帶”,156只違約的債券中,近90%的債券主體均為民營企業。

  債務違約,為什么“爆雷”都是民企?
  在2018-2019年的債務違約潮中,一個不容忽視的事實:2019年已發生債務違約的主體90%為民營企業,延續了2018年以來的趨勢。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到2019年11月底,民企信用債(剔除金融債和ABS)存量規模為1.41萬億,違約債券規模超3200億元,違約率高達23%。

  而其他國企產業信用債(剔除金融債和ABS)存量規模約12萬億元,違約債券規模僅560億元,違約率不到0.5%。

  可見,民企信用債、國企信用債可謂是冰火兩重天。

  進一步看,評級為AAA民企債券較為安全,違約率僅2.8%,而AAA級以下的民企債券,便出現嚴重分化。

  AA+民企債券存量規模約5000億元,違約金額1087億元,違約率14.24%,低于民企違約率總體水平;
  AA民企債券存量規模約3600億元,違約金額近1800億元,違約率48.69%,意味著買了AA民企債,接近一半的概率會違約。

  為何會出現,民企違約潮持續而國企違約事件減少的現象?其背后原因可能有以下4個方面:
  第一,供給側改革下,淘汰過剩產能,使得國有企業利潤增速遠超民營企業;
  第二,去杠桿下,資金成本回升期,民營企業財務費用上升幅度更大;
  第三,金融強監管加劇了民營企業再融資的難度;
  最后,AAA級以下的民營企業,獲得銀行信貸融資的劣勢,愈發突出。

  另外,據光大證券(601788)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旭表示,28個申萬一級行業中已經有27個出現了違約,違約主體的行業覆蓋度很高。事實上,部分民營企業過度融資后盲目擴張,一旦資金鏈斷裂,更容易產生連鎖反應,進而發生信用風險事件。

  2019年,都在努力“借錢、還債”
  其實,2018、2019年的債務違約“惡果”,其實早在2015-2016年債券牛市中就埋下了種子。

  2015-2017年期間,中國公司信用債大幅擴容,尤其是2015年1月證監會發布了《公司債券發行與交易管理辦法》,將公司債發行主體擴大至所有公司制的市場主體。

  自此之后,公司類信用債便大規模增長。據Wind數據顯示,2013年時發行規模只有3.68萬億元,2014年和2015年的數據則為5.15萬億元和6.72萬億元,2016年發行規模更是突破8萬億元大關,已是2013年的兩倍多,為有史以來年度發行額峰值。


  而值得注意的是,大部分公司類信用債的期限為3-5年,于是2018-2019年便開始進入債務償付高峰期。

  2015-16年公司債大規模增長,卻沒能有效拉動投資,企業通過各種手段花樣加杠桿,債務、利息越滾多。而2018年以來,遇上史上最去杠桿,市場上的資金突然少了,一旦企業主營業務不能產生足夠的現金流,資金鏈條就會出現問題。

  2018-2019年,發生債券違約潮同時,一個非常值得深思的數據:
  2017年發行1071只公司債,用于償還借款的債券有770只,占比為71%;
  2018年發行1487只公司債,用于償還借款的債券有1188只,占比為79%。

  2019年至今發行了2190只公司債,用于償還借款的債券有1770只,占比超80%。

  一句話,2017年以來,大部分企業都在拼命地借錢、還債。而在去杠桿嚴監管的當下,一旦新債發行失敗,企業便非常容易出現流動性風險。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指出,在去杠桿和強監管的宏觀環境下,違約主體的主要融資渠道普遍受到限制,監管全面封堵各類表外和非標通道。

  另外,穆迪大中華區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鐘汶權指出,有一部分民營企業在債券違約之前,銀行出于風險控制考慮,已經抽貸了,這也是引發這波違約潮的重要因素。

  曾經的400億巨頭,被債務拖垮
  曾經的中國汽車經銷巨頭:龐大集團(601258),或許是2019年民企違約中最慘烈的案例之一。

  其在巔峰時期,曾一年銷售汽車超48萬輛,年營業收入一度高達704億元,但卻在2019年突然宣告資金鏈斷裂,近20億元債券違約。

  眾所周知,汽車產業是典型的資金密集型產業,作為汽車經銷商的龐大集團也非常依賴資金。在瘋狂擴張時,不斷舉債、加杠桿,盡管營收規模不斷增長,但凈利潤、現金流卻一直“流血”。


  2011-2018年期間,龐大集團的扣非凈利潤僅2011年、2016年為正,盡管2017年營收高達704億元,扣非后依然虧損超2億元。

  加上龐大集團新建4S店都是自購土地,造成大量的資金沉淀。而不同于房地產商賣房子,龐大集團買地是沒法及時變現、回籠資金,因此龐大集團的資產負債率一直維持在80%以上,遠高于行業平均水平。


  然而,中國汽車市場的寒冬來得太快,同時疊加去杠桿的大背景,融資通道突然全部關閉。

  銀行最先嗅到危險的氣息,開始對龐大集團收緊信貸, 2017年下半年,銀行從龐大集團抽貸60億元,2018年再度大額抽貸162億元……
  連續重挫之下,2019年3月,苦苦支撐的龐大集團資金鏈徹底斷裂,“16龐大02”債券宣告違約,2019年下半年更是陷入破產重組的邊緣。

  債券違約危機,最危險的29只個股
  面對違約潮,其實早在2018下半年,深交所便對資產負債率較高的上市公司的董事長、總經理、財務總監進行了集中約談。

  深交所表示,個別上市公司因資產負債率過高、現金流緊張,發生債務逾期,嚴重拖累公司生產經營;對于這類公司,深交所采取“監管約談+年報問詢+監管協作”的監管組合措施,督促上市公司盡快采取切實有效的措施化解債務違約風險并充分揭示。

  而據Wind數據統計,截至2019年三季度,A股仍有141家上市公司(剔除金融行業)的資產負債率超過80%,其中更有36家公司負債率超100%,已資不抵債,主要以*ST個股為主。


  從上述高負債率的上市公司2019年股價走勢來看,大部分個股的表現相當慘烈。*ST信威(600485)于2019年至今的跌幅超80%,另外,*ST歐浦(002711)、*ST赫美(002356)等個股的跌幅亦超過70%。

  如果企業的資產負債率本身過高,而盈利狀況堪憂,則更有可能發生信用違約,如果與此同時,企業股權質押比例還比較高的話,有可能進一步引發實際控制權變更風險,引發管理層的動蕩。
  .全.景.網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天下彩免费一波中特